穷推细论可卿病源 红诏尔寐便成药引

发布日期:2021-09-18 18:58   来源:未知   阅读:

  澳门跑狗论坛资料!在上文,我们说张友士药方的解码是:引用,见“莲”知妻泣痛心,红诏尔寐。翻译为小说语言便是:你们(指贾珍、贾蓉等)只要用如下借口当“诱饵”,便可使得秦可卿向那位重要人物说谎,称自己遭到鹰袭。这作为诱饵的借口便是,当那位重要人物看到“莲花”时,便知道他的妻子(秦可卿)正因自己的误解而悲伤哭泣,因此便会对妻子心生怜悯,颁密诏宣其侍寝。

  也就是说,张友士告诉贾珍,要免却贾珍的杀身之祸,就要使秦可卿亲笔向那位重要人物修书一封,告诉那位重要人物,所谓秋分之夜的“遗簪”、“更衣”都是缘于她被兔鹘袭击所致。

  张友士还说,要使秦可卿心甘情愿地冒“欺主罔上”之重罪修书称慌,就要让秦可卿相信,只要她如此解释,那位重要人物便不会再为此事而恼怒、厌弃她,不仅如此,还会因为见到“莲花”而为她所遭受的“委屈”、“误会”倍感怜惜,宣密诏让其侍寝。有了这个“侍寝”的诱饵,秦可卿一定会依计行事。

  果然,不出张友士所料,有了这个“药引”,对于贾珍的要求,秦可卿言听计从。对此,书中是如何讲述的,我们先且不表。我们且来说说为何“侍寝”便是“药引”和“诱饵”。

  “侍寝”是诱饵,何以见得呢?让我们翻回到“张太医论病细穷源”一节。在此回,张友士就秦可卿病情说得很多,问却只有一句,即“大奶奶行经日期是否常长”。可为什么最擅长运用语言的曹雪芹却说他是“细穷源”呢?仅仅一句问话怎么能被形容为“细”和“穷(尽)”呢?

  但是,张友士所问这一句确实重要。我此前说过的曹雪芹暗骂张友士问诊“无耻”,这“无耻”二字便是体现在张友士这一问中。因为这所谓的“行经日期”:“行”指的是“幸”,即召幸、行幸;“经”便是指那位重要人物。

  套用一句现代说辞,张友士之问其实是“挖人隐私”。他这句问话的真正意思是:正因为秦可卿被“召幸”的日子总是被无端推迟,所以才导致秦可卿“红杏出墙”,与贾珍发生不轨。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在得到肯定答复时,张友士兴奋地说,“妙啊,这便是病源了”。

  这位重要人物——“经”又所指何人呢?“幸”之意即“御所亲爱也”,指天子对臣子、妃嫔的宠幸。“经”谐音“敬”,指的便是那位临幸秦可卿之天子,在书中他偶尔化身为“敬”,即贾敬,他便是那位令贾珍心惊胆怯、操纵其生死的“重要人物”。所以“行经日期”意为“敬”幸之期,“行经日期”常长意为贾敬对秦可卿越来越疏远,以致常常不召幸她。

  鉴于我在前文中通过张友士密语药方,解译出秦可卿之“病”的叙事年代为雍正元年,所以贾敬影射的便是当时的天子雍正皇帝。关于贾敬影射雍正皇帝,《红楼梦》的很多研究者都有过论述,其中管汝佳先生的文章《解读贾敬》分析得比较全面,论据诸如:雍正谥号中的第一个字便为“敬”;贾敬常年居住在郊外,雍正皇帝长时间居住在京郊圆明园;贾敬迷信道教,死因疑为误食丹药,雍正皇帝酷好丹药,有关其死因的传说之一亦为误食丹药;贾敬之死被称为“宾天”,一般在皇帝驾崩时才如此用语等。

  关于贾敬,我们先不多说;同时,为何贾敬会宣密诏,传其“孙媳”秦可卿侍寝?贾、秦二人是何关系?我们都暂且不表,且先回到“药引”上来。对于秦可卿而言,她与贾珍淫事败露的最可怕的结果便是,她可能从此不会再被宠幸了。所以秦可卿才会不无凄苦地对前来劝慰的王熙凤说,“任凭神仙也罢,治得病治不得命”,“我这病不过是挨日子”。所以,能诱使弱女子秦可卿甘犯欺君之罪、甘造诳夫之业的唯一“动力”便是那句“红诏尔寐”。

  当然,这“红诏尔寐”不仅是秦可卿向贾敬说谎的诱因,也是检验贾敬是否确知二人淫事的方法。所以,当开出这“假托鹰袭”的欺君药方后,张友士对贾蓉说:“吃了我的药看,若是夜里睡得着觉,那时又添了二分拿手了。”也就是说,如果贾敬真的密诏秦可卿陪侍,则说明鹰袭的托辞成功蒙混过关,贾敬对秦可卿和贾珍之间的淫事将不再起疑了。

  那么为何连家仆焦大都知道的家族丑闻,贾敬却被蒙在鼓里呢?这点我们仍留待下文再叙,只说秦可卿因为对宫廷生活的向往,最终选择了相信“药引”,给贾敬修书并假托鹰袭以解释其与贾珍的秋分之事。她认为贾敬在看到那朵代表自己的“莲花”时,便会怜香惜玉,再度回心转意。

  也因此,在贾敬生日那天,贾蓉带了十六大捧盒的吃食前往郊外,其中还装了“稀奇些的果品”——一朵莲花。临走前,贾珍特意叮嘱贾蓉,让他“留神”看太爷喜欢不喜欢,那其实就是惴惴不安的贾珍想探知,贾敬在看到秦可卿的书信时会作何反应。

  那么贾敬相信所谓的“鹰袭说”了吗?贾珍孝敬贾敬的“十六大捧盒”真的是为贾敬生日所献吗?秦可卿捎给贾敬的又为什么是“莲花”呢?请听后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