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种猪”要解决“猪芯片”问题

发布日期:2021-05-29 08:55   来源:未知   阅读:

  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今年再次为“猪芯片”问题奔走。2021年全国两会,他带来了6份提案,首份提案内容即和“猪芯片”育种相关。

  “现在的原种猪很多是靠进口。这种格局必须改变,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种猪。”“猪芯片”是刘永好对生猪育种的形象比喻,是在描述种猪严重依赖国外进口的客观事实。

  一份2014年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85%左右的地方猪群体数量呈下降趋势,有些品种甚至比大熊猫还少。我国是世界养猪大国、第一大猪肉消费国,九成以上的猪肉消费靠“洋猪”。

  为什么“洋猪”能占领中国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刘永好表示,这是因为我国农业发展还相对滞后,特别是生猪育种方面。“进口的猪多数是良种型瘦肉猪,无论是肉质还是对饲料的消耗等多方面都优于本土猪种,为了提高养殖的效率、效益,良种猪就逐步占到了市场的主流。”

  他说,目前我国畜禽核心种源自给率达到75%,但与国际先进水平比较,仍有不少短板弱项。正如芯片对手机的重要性一样,“猪芯片”就是当前猪产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由于育种周期长、起步晚、投入大、见效慢等原因,我国养猪业规模化程度远低于国际水平。需要长期投入的育种科技项目,近年来没有列入国家的重点计划和安排,也没有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一些企业为追求短平快效益,在育种、科研、设施建设等投入上也严重不足。

  刘永好列举了“猪芯片”的九大问题:育种体系不完善、投入严重不足、符合条件的现代化育种场基础设施严重不足、新技术应用滞后、技术人才短缺、种猪测定基础薄弱、单个项目规模小、疾病威胁严重、地方猪资源开发利用不足。他说:“种猪长期依靠进口,直接影响了我国在非洲猪瘟冲击后产能恢复的质量、速度和效益,也极大地制约了我国猪产业的发展。”

  为夯实生猪种业基础,建立真正掌握“猪芯片”核心技术、产学研育繁推融合发展的“中国瘦肉型良种猪”商业化育种体系,刘永好带来了一份“关于尽快出台‘中国种猪’重大研发补助政策,打好种业翻身仗”的提案。

  他建议,政府应尽快出台“中国种猪”重大项目研发和推广后补助政策,以“企业先投入、国家补一半”的原则鼓励种业企业积极投资发展种猪研发、基础设施、人才培养、国际合作等攻关项目,在具备相关能力的情况下申报攻关育种项目,国家按照相关标准评估确认后给予补贴。

  同时,对核心育种场、保种场提供非洲猪瘟防控用地支持,保障祖代种猪场的生物安全和运营能力。

  “育种事业往往投入巨大。”刘永好表示,非洲猪瘟难以在短期内根治,育种场一旦感染将是灭顶之灾,因此核心育种场的选址比一般育肥场更严、征地面积更大,运营维持的成本开支也更高。

  为此,他建议加大对国家核心育种场的支持力度,鼓励企业建设种业产业园,明确将育种场配套的饲料自产及洗消用地纳入养猪建设用地审批范围,实施区域性的主要疾病净化,扩大生物安全范围、提升育种效果。支持核心育种场持续做好生猪生产性能测定,建立真正可商业化推广、可持续发展的“中国种猪”选育-扩繁-推广产业体系。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今年再次为“猪芯片”问题奔走。2021年全国两会,他带来了6份提案,首份提案内容即和“猪芯片”育种相关。

  “现在的原种猪很多是靠进口。这种格局必须改变,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种猪。”“猪芯片”是刘永好对生猪育种的形象比喻,是在描述种猪严重依赖国外进口的客观事实。

  一份2014年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85%左右的地方猪群体数量呈下降趋势,有些品种甚至比大熊猫还少。我国是世界养猪大国、第一大猪肉消费国,九成以上的猪肉消费靠“洋猪”。

  为什么“洋猪”能占领中国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刘永好表示,这是因为我国农业发展还相对滞后,特别是生猪育种方面。“进口的猪多数是良种型瘦肉猪,无论是肉质还是对饲料的消耗等多方面都优于本土猪种,为了提高养殖的效率、效益,良种猪就逐步占到了市场的主流。”

  他说,目前我国畜禽核心种源自给率达到75%,但与国际先进水平比较,仍有不少短板弱项。正如芯片对手机的重要性一样,“猪芯片”就是当前猪产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由于育种周期长、起步晚、投入大、见效慢等原因,我国养猪业规模化程度远低于国际水平。需要长期投入的育种科技项目,近年来没有列入国家的重点计划和安排,也没有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一些企业为追求短平快效益,在育种、科研、设施建设等投入上也严重不足。

  刘永好列举了“猪芯片”的九大问题:育种体系不完善、投入严重不足、符合条件的现代化育种场基础设施严重不足、新技术应用滞后、技术人才短缺、种猪测定基础薄弱、单个项目规模小、疾病威胁严重、地方猪资源开发利用不足。他说:“种猪长期依靠进口,直接影响了我国在非洲猪瘟冲击后产能恢复的质量、速度和效益,也极大地制约了我国猪产业的发展。”

  为夯实生猪种业基础,建立真正掌握“猪芯片”核心技术、产学研育繁推融合发展的“中国瘦肉型良种猪”商业化育种体系,刘永好带来了一份“关于尽快出台‘中国种猪’重大研发补助政策,打好种业翻身仗”的提案。

  他建议,政府应尽快出台“中国种猪”重大项目研发和推广后补助政策,以“企业先投入、国家补一半”的原则鼓励种业企业积极投资发展种猪研发、基础设施、人才培养、国际合作等攻关项目,在具备相关能力的情况下申报攻关育种项目,国家按照相关标准评估确认后给予补贴。

  同时,对核心育种场、保种场提供非洲猪瘟防控用地支持,保障祖代种猪场的生物安全和运营能力。

  “育种事业往往投入巨大。”刘永好表示,非洲猪瘟难以在短期内根治,育种场一旦感染将是灭顶之灾,因此核心育种场的选址比一般育肥场更严、征地面积更大,运营维持的成本开支也更高。

  为此,他建议加大对国家核心育种场的支持力度,鼓励企业建设种业产业园,明确将育种场配套的饲料自产及洗消用地纳入养猪建设用地审批范围,实施区域性的主要疾病净化,扩大生物安全范围、提升育种效果。支持核心育种场持续做好生猪生产性能测定,建立真正可商业化推广、可持续发展的“中国种猪”选育-扩繁-推广产业体系。